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

宫锦络衫弓石八,与人同状不同科。 这个世界的杨泽从十四岁才开始修炼海心诀,一直修炼到十八岁,四年时间,才堪堪将第一层练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层,杨泽始终没有练成,所以前三层的功法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修炼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况了,现在的杨泽,距离突破到第二层,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今天这轮修炼结束后,杨泽的体内终于能够短暂的凝聚出一缕真气。   海心诀修炼到第二层后,便能够练出一缕真气在体内,这个境界,唤做引气。   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当然不是杨泽自己做到的,而是靠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仅有的一个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块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体石头,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那块石头叫做黑石。   别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块石头,可实际上这黑石的能力十分强大。   黑石内部自有玄秘,能够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在黑石当中完美的复刻出来,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能力就是这黑石能够将自身吃下去的灵药转换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体。   至于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到现在只服用过一次人参,也只被注入过一次能量,还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到的,就是他现在的精神比起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来已经好了些许,由此可见,这能量是好东西就对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是因为他穿越到这里后黑石往他脑海中灌输了一段记忆下去。   但是记忆归记忆,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还有待鉴定。   不过杨泽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东西是真的有用处的,起码让自己的修炼上快了不少了。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触摸到了一块旮沓,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取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掌心中,这便是黑石。   看起来和路边的普通石头别无两样,但是杨泽知道就是这块石头在他走出小区的时候砸中了他,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   之后也是这块石头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仗,可谓是造化弄人,不过也正说明了这块石头,绝对是一个有大来历的宝贝。   正在此时,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二少爷,该吃东西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听见了这个声音,杨泽的眉头微皱,但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杨泽翻手间将黑色石头收了起来,转身站了起来。   “老谢,把饭菜端进来吧。”   话音刚落,房门就开起来了。 一个老汉端着饭菜走进了别院,老汉的双手很是粗糙,手背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青筋凸起,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一般人。   老汉唤做老谢,在杨家当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也学过武功,在杨家数百人中武功还算是不错的,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杨泽的起居生活。   杨泽自从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搬进了这别院中独自生活,老谢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时间,杨泽和老谢之间,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此次杨泽遇刺之后,也是老谢一直在照料杨泽,要不是老谢,杨泽怕是要在这个地方饿死。   “二少爷,老奴把饭菜给你放在这里了。”老谢敬声说道。   “嗯。”杨泽轻应了一声,他看见了这次除了饭菜之外,还摆放着一支人参。   转念一想,这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身为家主的儿子,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参滋补身体,时间到了,自然会送来给他的。   见到了人参,杨泽的心中也舒缓了一些,这种人参算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灵药了,有这人参在,正好可以试验一些黑石的功能。   还没有动用饭菜,杨泽发现了老谢还站在这里,并未离开。   在他记忆中,他每次和老谢之间的交流都是很简洁的,老谢也不会废话,怎么这次就这样站在这里。   察觉到了杨泽的目光,老谢缓缓说了出来。   “二少爷,老奴最近听到了一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杨泽眉头微皱,“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要藏藏掖掖的。”身为杨家的二公子,他平时的作风还是要有的。   见到二少爷动怒,老谢立即说道:“最近庄园中有传闻说家主要派二少爷去打理家族的产业,还听到有人说二少爷在家族中是浪费资源,早点派出去为妙。”   “后面那句话,是不是杨德一说的。”   老谢顿了一声,回答道。   “是。” 点击查看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

老谢走了,杨泽并没有问太多事情,自己活了两世,有些事情知道个大概,也就能够猜出来了。   杨德一,此人和他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这个杨德一是杨家一位长老的孙子,年纪和杨泽相仿,但因为是杨家旁系,所以在杨家中能够得到的资源比起杨泽就少多了。   但其天赋却是比杨泽好,用着比杨泽少的资源,同样是修炼海心诀,却是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将海心诀第一层修炼到顶峰了,只差一步,便可以练出真气,将海心诀第二层练成,踏入引气境。   同时这杨德一还主动去抱住了杨泽的大哥,杨海的大腿。   平日里为了讨好杨海,可是费尽了心思,知道杨海不喜杨泽,更是没有少针对杨泽。   所以杨泽才会一听到家族中有对自己不好的言语,一下子便猜出是这人了。   不过这次的事情听来倒是不小,那打理杨家的产业,看似是重用他,实际上是将他调离了杨家的核心圈子。   他们几个兄弟年纪还不是很大,若是在这个时候被调离杨家的核心圈子,那在家族中的声望就会因此降低不少,未来恐怕再难掌握家族大权。   “不对,父亲平日里虽然不重视我,但也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现在就扶持大哥上位,这背后,恐怕有人在作祟!”杨泽喃喃自语道,心中一个个面孔已经是快速浏览过去了。   “杨德一的爷爷!” 他很快就确定了,杨海有多么受宠,这在杨家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因此有不少人早就和杨海结交了。   而杨德一的爷爷身为杨家长老,虽然没有必要去结交一个未来可能成为家主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帮自己的孙子一把。   若是他跟杨元震说一些话,以他的地位是能够影响到杨元震的,更能够将这个人情算在自己的孙子头上。   “这倒是个不小的麻烦,不过看来这些人要将我调出去,应该就是因为我功力尚浅的原因了,等我的实力有进展后,应该能够阻止这件事情。   幸好我现在有了黑石,再进入一次黑石,我的海心诀就能够突破到第二层了,再找个机会展现一下我的实力,我现在还不能够离开家族!”   杨泽不想出去打理产业倒不是他想要那家主的位置,而是现在杨家的待遇太好了,凡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   若是离开了庄园,在外要打理那么多的产业,修炼时间必不可免会减少,同时他也明白外界似乎不是那么太平,没了杨家这把伞,生活肯定会不如现在。   想着这件事情,黑石再度被杨泽取了出来。   四分之一巴掌大的黑色石头躺在杨泽的左手掌心中,他的目光集中落在了黑石上。   就在此时,黑色石头表面好似有无穷黑光迸发出来了一般,交织扭曲在了一起,涌入了杨泽的脑海当中。   杨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眩晕从自己的脑海深处猛然冲了出来,紧接着当他意识恢复的时候,他居然出现在了一处漆黑的空间中。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杨泽的意识,就被那块黑色的石头卷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看着黑漆漆仿若没有边界的空间,即便是之前已经看见过好几次了,杨泽的心中还是难免会有波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造出这黑石。   就在杨泽出现在这里之后过了数息的时间,漆黑的空间中有道灰光闪了一下,一道灰色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道灰色身影的样貌赫然和杨泽一模一样,只是这灰色身影浑身没有任何灵动的感觉,犹如死物一般。   第一次见到这灰色身影出现的时候杨泽是有被吓到的,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这灰色身影是干什么的了。   只见到这灰色身影的身体内部突然有个光点冒了出来,这一点白光冒出之后,灰色身影直接盘膝坐了下来。   灰色身影的内部有一道细长的光线,从那光点中释放了出来,沿着灰色身影内部游走了起来。 杨泽愣了一下,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怎么了,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   “没有没有,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杨泽连忙解释道,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沉默了一下,杨元震说道:“既然如此,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   杨泽的目光一闪,道:“父亲,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   他这话一说出来,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其十六无定河边暮角声,赫连台畔旅人情。 一起来看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

杨元震说的很轻松,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   “父亲,三弟才十岁,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对于这个小儿子,自然也是爱屋及乌。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而家主这个位置,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他杨泽,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   “泽儿,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那武院名额呢,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   “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 “不可能的事情,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你还是死心吧。”   “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   “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答应你。”   “我想修炼黑虎刀法,另外三个月后,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不管输赢,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杨元震沉默了,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因为在他的心里,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   黑虎刀法,他也传给杨泽了,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   杨元震走了,而杨泽的内心,现在也是非常复杂,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他还没有出去转转,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一个穿着黑色劲装,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见到杨泽出来,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杨泽还没有开口,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   “杨德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此人就是那杨德一,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怎么了,敢挑战大少爷,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趁早走吧,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看君小平远,怀我旧登临。 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锕 放翁少日无凡客,飞觞纵乐皆豪杰;清歌一曲梁尘起,腰鼓百面春雷发。

发布于 2024-05-18 12:02:38
收藏 841
分享 317
评论 288
点赞 923
目录

    0 条评论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