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厢艳谈

呼之使前,则青巾紫裘要笛而已。 一个老汉端着饭菜走进了别院,老汉的双手很是粗糙,手背上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青筋凸起,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一般人。   老汉唤做老谢,在杨家当了三十六年的仆人了,也学过武功,在杨家数百人中武功还算是不错的,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杨泽的起居生活。   杨泽自从十四岁之后就已经搬进了这别院中独自生活,老谢也服侍了他四年的时间,杨泽和老谢之间,也算是比较熟悉了。   此次杨泽遇刺之后,也是老谢一直在照料杨泽,要不是老谢,杨泽怕是要在这个地方饿死。   “二少爷,老奴把饭菜给你放在这里了。”老谢敬声说道。   “嗯。”杨泽轻应了一声,他看见了这次除了饭菜之外,还摆放着一支人参。   转念一想,这时间也差不多了,他身为家主的儿子,每个月都可以得到一支人参滋补身体,时间到了,自然会送来给他的。   见到了人参,杨泽的心中也舒缓了一些,这种人参算是这个世界最普通的灵药了,有这人参在,正好可以试验一些黑石的功能。   还没有动用饭菜,杨泽发现了老谢还站在这里,并未离开。   在他记忆中,他每次和老谢之间的交流都是很简洁的,老谢也不会废话,怎么这次就这样站在这里。   察觉到了杨泽的目光,老谢缓缓说了出来。   “二少爷,老奴最近听到了一些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杨泽眉头微皱,“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不要藏藏掖掖的。”身为杨家的二公子,他平时的作风还是要有的。   见到二少爷动怒,老谢立即说道:“最近庄园中有传闻说家主要派二少爷去打理家族的产业,还听到有人说二少爷在家族中是浪费资源,早点派出去为妙。”   “后面那句话,是不是杨德一说的。”   老谢顿了一声,回答道。   “是。” ……   第二天一早,杨泽才刚刚起床的时候,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来,一个粗眉国字脸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进来。   一见到这个人,杨泽的内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亲,杨家家主杨元震!   也是杨家的第一高手,整个杨家的基业,可以说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来的。   杨元震的出现很突兀,杨泽先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两人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杨泽的心中很是不明白,为何父亲现在会过来。   “看来老谢倒是没有说谎,你最近的确比以前勤劳多了,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早就起来,坐下来吧,为父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   说话间,杨泽已经是跟着杨元震一起坐了下来。   “面色红润,气息沉稳,看来这段时间练功有成效了,来,平日里练功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提出来,为父今天好好帮你解答一下。” 杨泽愣了一下,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怎么了,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   “没有没有,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杨泽连忙解释道,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沉默了一下,杨元震说道:“既然如此,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   杨泽的目光一闪,道:“父亲,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   他这话一说出来,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点击查看西厢艳谈

“好,我就给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   没有拒绝,杨元震盘膝坐在了房间中的蒲团上面,开始运功,他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开始波动了起来,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渐渐地变强起来。   杨泽往后退了几步出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运功的杨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时间,他的眼眸深处就出现了一丝喜色。   尽管以他的眼力无法完全看透杨元震,但他根据他观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这些时日以来,杨元震在海心诀的造诣上,不如灰色身影。   “发了,我手上的海心诀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诀!”杨泽的心中十分激动,但他没有流露出半分。   没有多久杨元震就演示结束了,他完全不担心杨泽会借着这个时候将海心诀给学走,还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哪个天才可以看人运功就学会内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杨泽的真正目的,借着杨泽又装模作样的提出了几个修炼海心诀中遇到的问题,杨元震都是一一帮他解答了。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场问答才结束了。   “父亲今日的指导让孩儿未来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弯路,多谢父亲指导,还不知道今日父亲来,是有什么事情。”话锋一转,杨泽问了出来,他可一直没有忘记杨元震是来说事情的。 杨元震说的很轻松,他知道杨泽的内心或许会很愤怒,但他也没有办法管那么多了。   “父亲,三弟才十岁,你就已经替他安排好这一切了吗。”   杨泽的声音很是平静,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杨山,他跟杨海是一母同胞生的,而他们的母亲多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杨山是杨元震续弦之后生的,杨元震现在很是疼爱自己的夫人,对于这个小儿子,自然也是爱屋及乌。   杨海若是真的能够进入武院,那么未来不可能执掌杨家,而家主这个位置,杨元震选择给了杨山,他杨泽,则是要彻底离开杨家,这就是杨元震安排好的一切。   “泽儿,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产业的,只有你三弟执掌家族,才能让家族发展的更好,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那武院名额呢,我就一点希望都没有吗?”   “你大哥的资质比你要好出许多,我们只有一个参加考核的名额,必须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   “要是我能打败大哥呢?” “不可能的事情,你大哥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同辈人能够胜过他的,渔阳城中也没有几个,你还是死心吧。”   “我可以答应父亲安排的一切,但是我希望父亲能够答应我一个请求。”   “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我都能答应你。”   “我想修炼黑虎刀法,另外三个月后,我希望能够和大哥比试一场,不管输赢,那时我都会接受安排。”   杨泽将自己的要求说了出来,杨元震沉默了,但是他最后还是答应了杨泽的请求,因为在他的心里,杨泽是不可能打败杨海的。   黑虎刀法,他也传给杨泽了,看来杨泽早就知道了杨海在修炼黑虎刀法的事情,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个要求,想要一场公平的比试。   杨元震走了,而杨泽的内心,现在也是非常复杂,突破的喜悦在这个时候荡然无存。   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看出了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他现在也是放手一搏。 秋热常年无此例,今宵有月不能凉。 一起来看西厢艳谈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他还没有出去转转,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一个穿着黑色劲装,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见到杨泽出来,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杨泽还没有开口,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   “杨德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此人就是那杨德一,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怎么了,敢挑战大少爷,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趁早走吧,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   “希望你不要后悔,演武场见。”只说了一句话,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这就更加劲爆了。   演武场上,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还没有出手的他,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 本来想要走开的杨泽立主了,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杨德一。   “希望你不要后悔,演武场见。”只说了一句话,杨泽就朝着庄园中专门修建出来供他们实战演练的演武场走了过去。   杨德一没有想到杨泽会答应,但是话已经说了出来哪里能够反悔,也是快步跟了上去。   当杨德一和杨泽一起站上演武场的时候,消息已经在庄园中扩散出去了,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场那边聚集了过去。   资质平平的杨泽时隔多年再度出现在演武场,本就是一个劲爆的新闻了,结果还是要和杨德一比试,这就更加劲爆了。   演武场上,看到那么多人聚集着,杨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动,他觉得自己扬名的机会就要来了,正面击败一个不得宠的二少爷,肯定能够让自己在杨家的地位再度提升。   激动的心情让他的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还没有出手的他,已经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杨泽是什么样的状况了。 浔阳欲到思无穷,庾亮楼南湓口东。 西厢艳谈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

发布于 2024-05-22 04:44:57
收藏 886
分享 343
评论 318
点赞 611
目录

    0 条评论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