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们电影

庖童朝告盐米尽,侍婢暮诉衣裳穿。 这个世界的杨泽从十四岁才开始修炼海心诀,一直修炼到十八岁,四年时间,才堪堪将第一层练至大成的境界。   而第二层,杨泽始终没有练成,所以前三层的功法对于他来说,已经是足够修炼很久的了。   但那是以前的情况了,现在的杨泽,距离突破到第二层,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今天这轮修炼结束后,杨泽的体内终于能够短暂的凝聚出一缕真气。   海心诀修炼到第二层后,便能够练出一缕真气在体内,这个境界,唤做引气。   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步,当然不是杨泽自己做到的,而是靠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后,仅有的一个依仗才做到的。   那是一块只有四分之一巴掌大小的黑色方体石头,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那块石头叫做黑石。   别看外表上看只是一块石头,可实际上这黑石的能力十分强大。   黑石内部自有玄秘,能够将自身修炼的功法,在黑石当中完美的复刻出来,反哺自身,供自己修行。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能力就是这黑石能够将自身吃下去的灵药转换成一股莫名的能量注入到自己的身体。   至于这能量有什么作用,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到现在只服用过一次人参,也只被注入过一次能量,还看不出什么太大的变化。   不过已经能够感觉到的,就是他现在的精神比起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来已经好了些许,由此可见,这能量是好东西就对了。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东西,是因为他穿越到这里后黑石往他脑海中灌输了一段记忆下去。   但是记忆归记忆,这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厉害,还有待鉴定。   不过杨泽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东西是真的有用处的,起码让自己的修炼上快了不少了。   右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触摸到了一块旮沓,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取了出来,落在了他的掌心中,这便是黑石。   看起来和路边的普通石头别无两样,但是杨泽知道就是这块石头在他走出小区的时候砸中了他,将他带来了这个世界。   之后也是这块石头成了自己在这个世界的唯一依仗,可谓是造化弄人,不过也正说明了这块石头,绝对是一个有大来历的宝贝。   正在此时,他的房门突然被敲响了。   “二少爷,该吃东西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听见了这个声音,杨泽的眉头微皱,但转瞬就恢复了正常。   杨泽翻手间将黑色石头收了起来,转身站了起来。   “老谢,把饭菜端进来吧。”   话音刚落,房门就开起来了。 他很快就确定了,杨海有多么受宠,这在杨家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因此有不少人早就和杨海结交了。   而杨德一的爷爷身为杨家长老,虽然没有必要去结交一个未来可能成为家主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帮自己的孙子一把。   若是他跟杨元震说一些话,以他的地位是能够影响到杨元震的,更能够将这个人情算在自己的孙子头上。   “这倒是个不小的麻烦,不过看来这些人要将我调出去,应该就是因为我功力尚浅的原因了,等我的实力有进展后,应该能够阻止这件事情。   幸好我现在有了黑石,再进入一次黑石,我的海心诀就能够突破到第二层了,再找个机会展现一下我的实力,我现在还不能够离开家族!”   杨泽不想出去打理产业倒不是他想要那家主的位置,而是现在杨家的待遇太好了,凡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   若是离开了庄园,在外要打理那么多的产业,修炼时间必不可免会减少,同时他也明白外界似乎不是那么太平,没了杨家这把伞,生活肯定会不如现在。   想着这件事情,黑石再度被杨泽取了出来。   四分之一巴掌大的黑色石头躺在杨泽的左手掌心中,他的目光集中落在了黑石上。   就在此时,黑色石头表面好似有无穷黑光迸发出来了一般,交织扭曲在了一起,涌入了杨泽的脑海当中。   杨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眩晕从自己的脑海深处猛然冲了出来,紧接着当他意识恢复的时候,他居然出现在了一处漆黑的空间中。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杨泽的意识,就被那块黑色的石头卷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看着黑漆漆仿若没有边界的空间,即便是之前已经看见过好几次了,杨泽的心中还是难免会有波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造出这黑石。   就在杨泽出现在这里之后过了数息的时间,漆黑的空间中有道灰光闪了一下,一道灰色身影陡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道灰色身影的样貌赫然和杨泽一模一样,只是这灰色身影浑身没有任何灵动的感觉,犹如死物一般。   第一次见到这灰色身影出现的时候杨泽是有被吓到的,不过现在他已经知道这灰色身影是干什么的了。   只见到这灰色身影的身体内部突然有个光点冒了出来,这一点白光冒出之后,灰色身影直接盘膝坐了下来。   灰色身影的内部有一道细长的光线,从那光点中释放了出来,沿着灰色身影内部游走了起来。 点击查看妈妈的朋友们电影

……   第二天一早,杨泽才刚刚起床的时候,他的房门就被打开了来,一个粗眉国字脸的黑衣中年男子就已走了进来。   一见到这个人,杨泽的内心震了一下,此人就是他的父亲,杨家家主杨元震!   也是杨家的第一高手,整个杨家的基业,可以说差不多都是此人打下来的。   杨元震的出现很突兀,杨泽先前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两人的实力差距,还是太大了,杨泽的心中很是不明白,为何父亲现在会过来。   “看来老谢倒是没有说谎,你最近的确比以前勤劳多了,以前的你可不会这么早就起来,坐下来吧,为父今天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说的。”   说话间,杨泽已经是跟着杨元震一起坐了下来。   “面色红润,气息沉稳,看来这段时间练功有成效了,来,平日里练功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提出来,为父今天好好帮你解答一下。” 杨泽愣了一下,父亲今天葫芦里面卖的是什么药他是真的看不懂了,在他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见到过杨元震这个样子。   见到杨泽没有反应,杨元震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说道:“怎么了,严父就不能对自己孩子好点吗?”   “没有没有,只是心中的疑问太多了,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问。”杨泽连忙解释道,还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样。   沉默了一下,杨元震说道:“既然如此,那为父就跟你说下海心诀吧,毕竟练武以内功心法为基础,海心诀又是我杨家的不传之秘,你不懂的地方尽管问。”   杨泽的目光一闪,道:“父亲,我想请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给我看下。”   他这话一说出来,杨元震的目光顿时就多了一分不一样的色彩,杨泽没有回避杨元震的目光,迎了上去。 “好,我就给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诀。”   没有拒绝,杨元震盘膝坐在了房间中的蒲团上面,开始运功,他身上的气息也因此开始波动了起来,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气势渐渐地变强起来。   杨泽往后退了几步出去,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运功的杨元震,只是十多息的时间,他的眼眸深处就出现了一丝喜色。   尽管以他的眼力无法完全看透杨元震,但他根据他观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这些时日以来,杨元震在海心诀的造诣上,不如灰色身影。   “发了,我手上的海心诀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诀!”杨泽的心中十分激动,但他没有流露出半分。   没有多久杨元震就演示结束了,他完全不担心杨泽会借着这个时候将海心诀给学走,还没有听说过这世界上有哪个天才可以看人运功就学会内功心法的。   只是他不知道杨泽的真正目的,借着杨泽又装模作样的提出了几个修炼海心诀中遇到的问题,杨元震都是一一帮他解答了。   直到过去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这场问答才结束了。   “父亲今日的指导让孩儿未来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弯路,多谢父亲指导,还不知道今日父亲来,是有什么事情。”话锋一转,杨泽问了出来,他可一直没有忘记杨元震是来说事情的。 何似儿孙谈草草,不妨灯火半昏昏。 一起来看妈妈的朋友们电影

有外挂在身,他若是能够进入武院,有极大的可能能够成为一方强者的,他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到了这个世界,有机会摆在自己面前,那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   凭借黑石,三个月后打败杨海,不是做不到的事情,若是那时候他赢了,杨元震改变主意,可以去参加考核的人,那就是他了。   即便最后还是不行,他得到了黑虎刀法,再加上海心诀,在渔阳城中拼出属于自己的基业的可能性,也会增大几分。   大早上出了这个事情,杨泽也没了心情再静心修炼,而是到了院子里打起了拳。   随着他的功力长进,一拳打出,空气抽了一下,拳风呼出,颇有声势。   没有停止,杨泽一拳拳接着打了出去,他所打的也不是高深的拳法,而是他小时候练习的最基础的拳法,现在被他耍来,倒也有几分样子。   一直等到了太阳落下去后院子里的声音才停了下来,浑身是汗的杨泽才肯进屋修行。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他还没有出去转转,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一个穿着黑色劲装,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见到杨泽出来,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杨泽还没有开口,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   “杨德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此人就是那杨德一,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怎么了,敢挑战大少爷,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趁早走吧,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   第二天杨泽走出了院子,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他还没有出去转转,今天想在庄园里面转转。   结果他才刚刚打开房门,一个穿着黑色劲装,年纪看起来与他相仿的灰衣男子就站在那里。   见到杨泽出来,这个灰衣男子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一个不是很友好的笑容。   “呦,看来我今天还来对了,没有想到我们的缩头乌龟二少爷今天还敢走出来。”杨泽还没有开口,这灰衣男子先说话了。   “杨德一,我今天没有心情陪你玩这些把戏。”杨泽的眼中满是厌恶,此人就是那杨德一,看来是得到了他要和杨海比试的消息了,这才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   “怎么了,敢挑战大少爷,结果见到我就想逃走啊,你要是没有本事的话,就趁早走吧,别三个月后丢人现眼,要不然,今天先跟我来练两下子?”杨德一用着不屑的语气说道。 醉别何须更惆怅,回头不语但垂鞭。 妈妈的朋友们电影 土井时一汲,柴车久停驾。

发布于 2024-05-19 00:08:25
收藏 992
分享 622
评论 547
点赞 007
目录

    0 条评论

    本站已关闭游客评论,请登录或者注册后再评论吧~